5月28日,國務院印發了《關于推進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創新提升打造改革開放新高地的意見》(以下簡稱“國務院十一號文”),為國家級經開區吹響了新時期發展的號角。綜合分析形勢,我們認為,即將到來的“十四五”規劃期,既是開發區發展的重大挑戰期,也是重要機遇期。從外部看,經濟下行壓力、中美貿易戰、技術革命帶來了巨大的不確定性;從內部看,多年發展過程中在體制機制、管理方式、產業結構、融資債務等方面也積累了一系列問題。在“十四五”規劃期內,各開發區能有效解決上述問題,則浴火重生,再上台階;反之,則會發展陷入停滯,矛盾叢生。為此,我們撰寫了“十四五”時期開發區創新提升系列觀察的文章,從發展理念、管理機制、產業發展、營商環境、招商引資等多角度探索開發區的轉型創新路徑,以茲為各級開發區領導提供參考。本篇是該系列文章之一。

文 / 和君咨詢朱文奇團隊

 

經過四十年的發展,我國多數開發區已經形成了明確的主導產業和優勢產業集群。但是,產業層次低、傳統產業佔比高、轉型升級壓力大等問題也普遍存在。在“十四五”期間,如何推動自身產業結構優化和產業轉型升級,是多數開發區需要思考的問題。本文中,我們梳理了產業轉型升級的五個重點方向,並提出了構建“L+E”產業組合的產業升級思路。同時,以一個實操案例對該思路進行了講解和說明,為開發區的產業發展提供參考。

 

沿著“五年規劃”的軌跡尋找產業突破方向

 

五年規劃是我國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綱領性文件,通過回顧歷次五年規劃對產業發展的表述,可以清晰地看出我國產業在宏觀經濟戰略的指導下不斷調整發展的歷程,具有如下特點︰

 

1.1  制造業始終是我國經濟發展的重點。

 

經過若干年的發展,我國已經擁有39個工業大類、191個中類、525個小類構成的完整工業體系,成為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穩居世界第一制造大國,500余種工業產品中有220種居世界第一。從歷次五年規劃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我國制造業的成長軌跡。

 

“十五”計劃時,面對即將加入WTO的形勢,我國首先選擇將制造業融入國際分工體系,發揮勞動密集型產業的比較優勢,使勞動密集型產品的市場空間在“入世”後進一步擴大。“計劃”中明確提出,要將原材料工業、輕紡工業、裝備制造業以及建築業等作為優化升級的重點。

 

“十一五”和“十二五”時期,工業結構優化升級成為工業發展的重點。提出了加速發展電子信息制造、生物、航空航天等高技術產業,提升汽車、船舶、數控機床、輸變電等在內的重大技術裝備制造業的自主研發和創新能力。

 

到了“十三五”時期,高端裝備制造成為制造業的重點發展方向,強調智能制造的培育推廣,以及制造業由生產型向生產服務型轉變。

 

可以看出,從“十五”時期的勞動密集型初級制造業,到“十三五”時期的高端裝備制造業,我國制造業研發與創新的含量不斷提升,現代工業體系也愈發完整,在國際分工中形成了強大的競爭力。因此,“十四五”時期,制造業仍將是我國產業發展的重點,繼續夯實制造業基礎,鞏固和放大制造業的國際競爭優勢,進一步提升制造業的智能化水平,將是未來的發展方向。

 

表1.1 歷次五年規劃中制造業發展重點

 

1.2 高技術產業、新興產業在經濟結構中的比重不斷上升,成為我國未來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

 

從“十五”計劃起,國家開始重視高新技術產業發展,提出“加速發展高技術產業,特別是信息產業的發展,使之成為國家競爭力的制高點”;“十一五”規劃拿出了一章的篇幅闡述高技術產業發展;“十二五”規劃則正式提出重點發展一批戰略性新興產業。到了“十三五”規劃階段,不僅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內含和外延更加豐富,還提出了“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佔國內生產總值比重達到15%”的目標。可以預見,“十四五”時期,高新技術產業、新興產業仍將是我國產業結構升級的努力方向,也是未來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

 

表1.2 歷次五年規劃中高技術產業、新興產業發展重點


1.3  專業化、高附加值、高品質是服務業的發展趨勢。

 

在“十五”之前,我國服務業的總體比重偏低。“十五計劃”提出“提高服務供給能力和水平”,旨在提高服務業的佔比。經過20年的發展,服務業的比重明顯上升,已經趨于合理。“十三五”規劃提出“推動生產性服務業向專業化和價值鏈高端延伸、生活性服務業向精細化和高品質轉變”。可以預見,專業化、高附加值、高品質仍是“十四五”時期服務業的發展重點。

 

表1.3 歷次五年規劃中服務業發展重點

 

沿著產業發展趨勢尋找產業突破方向

 

“十四五”時期,面對更加復雜的國際環境和我國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目標,開發區理應主動承擔起產業轉型升級的重任。在謀劃產業發展時,可以圍繞以下五個方面尋求突破。

 

2.1 技術突破。

 

技術創新是產業升級的根本動力。回顧三次工業革命歷程,產業結構的顛覆性改變無不伴隨著重大技術的突破。新技術一旦與市場需求相匹配,將對社會需求結構產生明顯的改進,使價格高昂的“奢侈品”變成價格低廉的“必需品”,從而釋放出巨大的增長潛力。例如,通信技術的發展極大的降低了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的成本,而5G的發展將帶來相關成本的進一步降低。

 

一方面,著眼于第四次工業革命,未來五年的突破性技術包括5G、物聯網、人工智能、石墨烯、量子科學、基因工程和可控核聚變等七大技術,與之對應的,數字經濟、智能經濟、生物經濟等,將是我國“十四五”期間產業發展的重點方向(圖2.1)。另一方面,集成電路、芯片半導體等受制于國外的關鍵技術正處于緩慢發展期,為我國自主可控技術的趕超提供了機遇。目前,在芯片半導體等科技細分領域,全球產業發展已經遇到“嘆息之牆”,例如,傳統 材質的芯片工藝基本達到了物理極限,包括intel,amd等全球頂尖企業芯片產品的單核頻率提升速度已經非常緩慢;在軟件領域,目前亦處于空檔期,近五年幾乎沒有出現劃時代的軟件應用產品,五年前的個人電腦運行當前的軟件毫無問題。因此,抓住科技領域的戰略機遇期,實現相關技術的趕超,也將是我國“十四五”時期產業突破的重點方向。

 

對于開發區而言,需要在充分認識新技術發展趨勢的基礎上,選擇與自身產業結構向契合的突破性技術,培育相關產業,形成產業發展的新動力。

 

圖2.1 第四次工業革命的突破性技術和產業機會


2.2 空間突破。

 

地理空間大幅拓展,也是新的產業賽道孕育的機會。在大航海時代,葡萄牙、西班牙率先開闢了連接歐洲與亞洲、非洲、美洲的航線,實現了發展空間的大幅突破,從而由一個偏居一隅的歐洲小國,發展成為世界強國。隨著海洋技術、空間技術的發展,人類的發展空間將實現進一步的突破,在這個過程中也將孕育海洋經濟、太空經濟等新的產業機會。

 

2.3 制度突破。

 

回顧我國改革開放40多年發展歷程,制度創新也是產業發展的重要推動力量,可以釋放巨大的經濟發展活力︰聯產承包責任制帶來農業大發展,明晰的產權制度改革帶來工業化發展,房產證制度的推出帶來了房地產的繁榮,股權分置帶來了資本市場的大發展。

 

面向未來,隨著前期改革紅利的減弱,市場化改革進入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攻堅期,“十四五”期間,隨著一系列新的制度突破,特別是土地、資金、技術等要素市場化改革,以及產權制度的進一步完善,也將為一些產業的發展創造條件。

 

例如,在農村土地的“三權分置”是土地的大規模流轉的基礎,為規模農業、智慧農業、設施農業等現代農業的發展鋪平了道路,也為“一二三”產聯動創造了條件。

 

2.4 內需突破。

 

內需消費是我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之一。2018年,我國人均GDP約為9768美元,達到世界銀行劃分的上中等收入經濟體水平,如果按照6%左右的增長速度推算,到“十四五”末,我國人均GDP將超過12000美元,跨過“中等收入陷阱”,進入世界銀行劃分的高收入經濟體門檻。隨著人均GDP的上升,高端生活服務業的市場空間將呈現快速增長的趨勢,教育培訓、醫療保健、休閑旅游、文化娛樂、健康養老等高端生活性服務業將在“十四五”期間獲得較大的發展。

 

2.5 發展環境突破。

 

對于開發區而言,產業持續健康發展離不開好的發展環境。除了基礎設施、空間設施、生活設施等硬環境外,政策、資本、人才等軟環境也尤為重要。“十四五”期間,區域產業的競爭將由單個產業的競爭、產業鏈的競爭演進至產業生態的競爭,產業發展不僅需要“強鏈、補鏈、延煉”,更需要構建完整的生態系統。因此,開發區在發展主導產業的同時,也應注意生產性服務業的培育和完善,通過金融服務、現代物流、科技服務、人力資源服務等生產性服務業的培育,創造產業發展的最優環境,形成有活力的產業生態系統。

 

表2.1 開發區“十四五”期間產業突破的重點方向小結


“十四五”時期開發區產業轉型升級的思路

 

推動區域產業升級是開發區“十四五”期間需要思考的重要命題,也是一項復雜的工程。我們認為,思路之一是要構建“L+E”產業組合︰

 

 

“L+E”產業組合

L即地方優勢產業(Local Advantageous Industry);

E即新興產業(Emerging Industry)。

 

構建“L+E”產業組合的總體思路是︰以園區平台為依托,在鞏固地方優勢產業的基礎上,科學的選擇並培育能夠與傳統優勢產業相互融合、相互促進的新興產業,形成區域產業發展的接續力量,實現“提升與創新”並重。在這個過程中,新興產業通過新技術、新模式的導入,幫助傳統產業進行效率提升,傳統產業則為新興產業提供市場空間。開發區為傳統優勢產業創造優良發展環境,形成穩定的稅收,作為產業轉型的基礎保障;對于新興產業而言,資本支持、發展環境(特別是軟環境)是企業成長的必備要素,開發區應當在這方面為其創造最優條件,而新興產業的發展則為區域經濟的進一步增長打開了空間。

 

圖3.1 開發區“十四五”期間開發區產業轉型升級思路之構建“L+E”產業組合

 

案例解讀

湖南城陵磯新港區的“高鐵型”產業體系

 

湖南城陵磯新港區位于湖南省岳陽市東北部,擁有湖南省唯一通江達海的深水良港——城陵磯港。依托城陵磯港,湖南城陵磯新港區具有發展航運物流、糧油加工業和對外貿易產業的天然優勢,形成了特色鮮明的產業集群。

2017年,我們受邀為其編制產業發展規劃。在經過系統的調研後,我們發現,雖然產業特色較為鮮明,但區域產業發展的問題也較為突出︰

 

1、三大產業主導均為傳統產業,新興產業較為薄弱,產業發展缺少接續力量。

2、航運物流、對外貿易對地方政府的稅收貢獻較低。

3、制造業基礎較為薄弱,區域產業協作體系尚未形成。

4、城市功能發展滯後,與產業發展、港口發展進程嚴重脫節。

 

為破解上述問題,我們提出了從三方面入手的思路︰

一是培育能夠與現有主導產業相互促進,且符合區域特點的新興產業,構建“L+E”產業組合,為產業進一步發展打開空間。

 

二是進一步夯實地方優勢產業,通過一系列措施,鞏固其在全省乃至更大區域範圍的優勢地位。

 

三是大力推動城市功能提升,以城市發展促進產業發展和港口發展,放大全省唯一深水港的優勢,以產業發展反哺城市發展,最終形成港口、產業和城市的共同繁榮。

 

在新興產業選取方面,我們對外部環境和區域內部條件進行了系統分析,在對現有產業基礎、臨港產業特點等進行梳理的基礎上,得到城陵磯新港區未來可能發展的若干重點產業。進一步,應用產業評估模型,對產業機會進行區隔和取舍,最終發現︰先進裝備制造、新材料與新能源汽車是新港區未來五年應重點發展的新興產業。

 

至此,新港區未來產業發展的“L+E”產業組合就較為清晰了︰以“現代物流”和“開放型經濟”兩大板塊為動力,以“創新升級產業”板塊為核心內涵的“高鐵型”產業體系,同時推動港產城融合發展,實現綜合提升(圖4.2)。

 

目前,城陵磯新港區的發展態勢良好,2018年GDP增長率達到9.6%,新金寶集團、哈工大機器人集團、岳陽新能源汽車產業園、無人船裝備生產基地、冠都(岳陽)置業五星級酒店、長郡新港國際學校等一系列項目在2018年實現了簽約和落地。

 

圖3.2 湖南城陵磯新港區“高鐵型”產業體系